@      杨方配资www.008627.com.cn 中科院孙兵团队凌志洋:正在研究新型冠状病毒抗体

当前位置: 韬浩股票配资网www.025373.cn > 杨方配资www.008627.com.cn > 杨方配资www.008627.com.cn 中科院孙兵团队凌志洋:正在研究新型冠状病毒抗体

杨方配资www.008627.com.cn 中科院孙兵团队凌志洋:正在研究新型冠状病毒抗体

目前尚无特异性新型冠状病毒抗病毒药物。武汉相关医疗机构在临床实践中应用广谱抗病毒药物,同时也用抗艾滋病药物治疗新型冠状病毒。

澎湃新闻:关于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你们实验室正在做哪些研究?

引起重症感染的因素,除了基础疾病、免疫力较低、病毒变异以外,病毒的不断复制及继发细菌感染等因素造成炎症细胞及炎性因子持续激活和释放,造成组织损伤,加重感染并诱发更多并发症。基于目前的流行病学研究,新型冠状病毒死亡病例多是有慢性基础性疾病的高龄人群。(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凌志洋:2003年SARS疫情,实验室快速响应国家号召,制备了高效的SARS病毒中和抗体,可作为潜在的治疗性药物。新型冠状病毒与SARS病毒spike蛋白氨基酸序列的同源性约为76%。同时,据石正丽(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团队研究表明,新型冠状病毒与SARS病毒识别相同的宿主受体,均为ACE2。因此,SARS病毒中和性抗体有可能也具有中和新型冠状病毒病毒的能力,我们正在积极验证。

澎湃新闻:有专家提到擦拭酒精、服用抗病毒药物等预防手段。这些对新型冠状病毒有抑制作用吗?

目前,病毒传染源尚不明确,传染途径尚未完全掌握,存在人传人、医务人员感染、一定范围内社区传播的情况。针对传染源、传染途径等问题,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了中国科学院分子细胞科学卓越创新中心孙兵研究团队助理研究员凌志洋,希望能为大家进行一些解答。

一种冠状病毒电镜照片及结构示意图。 来源:NATURE REVIEWS | MICROBIOLOGY VOLUME 1 | DECEMBER 2003 | 209 

1月22日杨方配资www.008627.com.cn,上海虹桥火车站杨方配资www.008627.com.cn,一对夫妻检查自己孩子口罩是否戴好。 澎湃新闻记者 伍惠源 图

凌志洋:用酒精进行身体或物体表面消毒是有作用的杨方配资www.008627.com.cn,包括加热等,都属于物理消毒方法,但不是治疗病毒感染性疾病的方法。

澎湃新闻: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具体的治疗,可以从SARS的治疗过程中借鉴哪些经验?

对医护人员,由于会近距离接触疑似或确诊患者,根据WHO发布的《2019新型冠状病毒指南第一版》,建议近距离接触有呼吸道症状的患者时,采取眼部防护,因为分泌物有喷射风险。对公众,需要尽量避免外出,外出时佩戴口罩并做好个人防护。公众若不接触发热病人,没有必要人人佩戴护目镜。

凌志洋:新型冠状病毒主要通过呼吸道传播,主要感染肺上皮细胞。但不能排除通过结膜传播的可能性。而性传播疾病HIV,或乙肝病毒、丙肝病毒等则是通过黏膜来进行传播。

最近清华大学祁海团队发表的研究也解释了体液免疫的性别二态性的可能机制。由于抗病毒免疫反应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体液免疫反应,产生中和性抗体提供保护,如果男性体液免疫反应强度相对较弱,也许感染会更严重些。

凌志洋关注抗体药物研发及转化研究,尤其是病毒等感染性疾病的相关治疗性抗体的研发。2003年SARS爆发时,其所在的孙兵研究团队快速制备了高亲和力的SARS病毒中和性抗体,为疾病的控制提供了支撑。

目前公开信息表明,新型冠状病毒的来源是武汉一家海鲜市场非法销售的野生动物。至于何种野生动物,需要进行进一步的调查研究。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仍在肆虐。截至1月24日24时,国家卫生健康委收到29个省(区、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1287例。

凌志洋:在感染呼吸系统病毒的情况下,以流感为例,主要引起肺炎等肺内并发症,同时,孕妇、肥胖者、65岁以上老年人和患有慢性基础疾病的患者免疫功能相对较弱,患病期间可能会加重原有慢性基础疾病,或发生相关并发症。

冠状病毒属于RNA病毒。RNA病毒在复制过程中,相对容易出错,遗传信息发生变化。在实验室环境下,如果要测试一种抗病毒药物,需要在病毒培养过程中加入一定剂量的药物,病毒可能在这种有选择压力的传代过程中发生耐药性突变,随着传代数目增多,变异程度可能增大。

凌志洋:年龄比较大且有一些基础性疾病,死亡率可能更高,这与患者自身的身体状况、健康水平以及免疫系统都有关系。为什么男性较多,女性较少?相对于男性,女性在应对病原体感染时,会产生更强的体液免疫反应,从而产生更多抗体以清除感染。

澎湃新闻:人们很担心病毒的变异,请问病毒在实验室环境下的变异是怎样的,对现实状况有哪些借鉴?

澎湃新闻:目前的死亡病例中, 60岁以上较多,自身有基础性疾病的较多,男性居多。这和MERS的状况相似(男性多,老年人既往存在并发健康状况与死亡几率的增加有关,详见链接),这是偶然吗?

1月25日,上海陕西南路地铁站,工作人员和乘客的口鼻都捂得很严实。 澎湃新闻记者 周平浪 图

澎湃新闻:北大一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王广发曾被感染。他认为,自己在发热门诊由眼结膜感染的可能性最大,因最初症状是左下眼睑的结膜炎。大家都开始购买护目镜。您对此有何看法?

同时,我们也将启动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痊愈者体内分离中和性抗体的工作,以提供特异性的候选抗体药物,同时有助于揭示新型冠状病毒所诱导的体液免疫反应特征。

感染后使用退烧药的目的是降低体温、缓解症状,但病毒可能继续在体内复制,没有被清除掉,仍有传播风险。

现在通过测序获得的病毒遗传信息,随着疫情进展,可能发生变化。我们需要实时监测,确定是否发生变异,并及时评估变异后对病毒传播能力和致病力的影响等。

凌志洋:2002年底,SARS爆发扩散,到了2003年7月,世卫组织将中国大陆从疫区中除名。之后没有新发自然感染的病例。传统疫苗的制备,必须经过动物实验的验证以及三期人体临床实验,这要耗费大量的人力及财力。

一种冠状病毒免疫染色。 来源:https://www.niaid.nih.gov/diseases-conditions/mers-sars

SARS中和性抗体识别的抗原表位。 来源: C. Bian et al. Virology 383 (2009) 39–46 

澎湃新闻:患者在被病毒感染后,会不会引起新的并发症?

凌志洋:根据公开信息,目前还没有从蛇中分离到本次流行的新型冠状病毒。作者的分析从生物信息学角度提示了一种可能性。1月23日,另外有中国学者发布研究(Discovery of a novel coronavirus associated with the recent pneumonia outbreak in humans and its potential bat origin,BioRxiv),发现新型冠状病毒与一种蝙蝠中的冠状病毒序列一致性高达96%,且与人类、蝙蝠、猪以及果子狸等哺乳动物ACE2 受体结合。

病毒在人与人之间传播的过程中,也会发生适应性变异。这些变异可能会改变病毒的致病性及在人际之间的传播能力。一旦发现疑似或确诊病例,需要进行隔离,以最大程度避免病毒在人与人之间传播,防止“超级传播者”的出现。

澎湃新闻:之前有学者发表论文称,与其他动物相比,蛇最可能是携带前述新型冠状病毒的动物。您怎么看?

澎湃新闻:SARS已经过去了十七年,为什么没有SARS疫苗?

凌志洋:目前,新型冠状病毒确诊及临床康复的判断,主要通过RT-PCR检测病毒核酸。诊断试剂的快速研发为疫情研判提供了关键支撑。另一方面,病毒传播的过程中可能有一些变异发生,病毒获得人传人的能力。

1月23日,上海瑞金医院发热门诊门外,人们在等待结果。 澎湃新闻记者 伍惠源 图

凌志洋:三种病毒在系统发育树上都属于乙型冠状病毒。对一些重症患者,SARS的治疗方法具有一定参考价值。例如,从痊愈的患者体内分离的血清含有中和性抗体,对危重病人有一定治疗效果,可作为被动免疫疗法。这也是研发SARS的中和性抗体作为治疗药物的理论基础。

同时,病毒具有变异的特性,即使疫苗研发成功,可能因为病毒变异而不能有效应对未来爆发的变异毒株。对于制药公司及疫苗研发企业,继续投入大量的资源进行药物或疫苗研发,可能无法获得经济回报。并不是说我们没有技术和能力来做这个事情。

  原标题:锐参考| 盘点2019世界之乱十大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