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达利欧:货币、信贷和债务如何驱动全球经济政治变化

当前位置: 韬浩股票配资网www.025373.cn > 韬浩股票配资网www.025373.cn > 达利欧:货币、信贷和债务如何驱动全球经济政治变化

达利欧:货币、信贷和债务如何驱动全球经济政治变化

  “我想说,了解你的思维技能,或者用数字支持机制进行思维,将是最有价值的(技能)。”达利欧说。

  他说,这场重组可能持续三到五年,“我知道这将是很长一段时间,但不会是永远,人类适应、发明和从危机中走出来的能力要大得多”。

  “之所以说是可持续的,是因为收入的增长超过或跟上了偿还不断增长的债务所需的偿债支出,也是因为央行有能力刺激信贷,经济增速也很强劲。在这个过程中,会出现短期的债务和经济周期,我们称之为衰退和扩张。”达利欧写道。

  在债务和经济出现问题的时候,中央政府和中央银行通常会发行货币和信贷,并使本币贬值。这些事态发展导致了债务、货币体系、国内秩序和世界秩序的重组。然后,新的周期又开始了,虽然没有一个周期完全符合描述,但几乎所有周期都与之相差无几。比如说,虽然债务泡沫破裂一般会导致经济萎缩,经济萎缩叠加巨大的贫富差距通常会导致内斗和外斗,但有时顺序有些不同。

  当疫情引发了金融和经济的衰退时,其他的东西最终也会触发它,不管发生了什么,动态基本上是一样的,因为只有“货币政策3”才能扭转衰退。欧洲中央银行、日本央行,以及(在较小程度上)中国人民银行也采取了类似的措施,尽管最重要的是美联储的作为,因为它是美元的创造者,而美元仍然是世界上占主导地位的货币和信贷。

  所谓的“货币政策3”,是指储备货币中央政府增加借贷,并将其支出和贷款的目标定在他们想要的地方,而储备货币中央银行则创造货币和信贷,并购买债务(可能还有其他资产,如股票)来提供资金。

来新浪理财大学,听桥水基金创始人讲《达里奥投资策略13讲》。

  4月24日,达利欧进一步在LinkedIn上发布了2万字长文,剖析在长期债务周期中,货币、信贷和债务的相互运作方式,以及它们驱动全球经济和政治变化的方式。这篇文章以及这个系列中的其他文章,是达利欧正在写的一本书的预览,书名是“Changing World Order”。

  在4月21日的一次领英(LinkedIn)现场采访中,达利欧提出,疫情造成的金融后果应该从更广泛的历史背景来看待。

  随着时间的推移,投资者以过去的收益推断未来,并借钱来押注未来会产生收益。这就在贫富差距扩大(有些人的收益比其他人更多)的同时产生了债务泡沫。这种情况将一直持续下去,直到各国央行再也无力有效刺激信贷和经济增长。

  达利欧还认为,人们应该对之后的阶段“非常兴奋”,指出数字化、数据和人类思维方面将出现飞跃。 他说:“我想我们应该对新的未来感到非常兴奋。”

  “拥有世界储备货币的国家拥有惊人的力量,储备货币可能是最重要的力量,甚至超过军事力量。”达利欧认为,这是因为当一个国家拥有储备货币时,它可以在合适的时候像美国现在这样印钱、借钱来消费,而那些没有储备货币的国家,则必须先获得他们所需要的钱和信贷(以世界储备货币计价)才能进行交易和储蓄。就比如现在疫情之下,那些有很多债务需要偿还的人对美元的需求很强,因其需要更多的美元来购买商品和服务,但他们的美元收入已经下降。

  然而,达利欧总结说,更多的时候,货币、信贷、债务周期往往会导致经济变化,而经济的变化又会导致国内和国际政治的变化。

  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基金创始人瑞·达利欧认为,新冠病毒的暴发是历史上一个令人兴奋的转折点,可能为更大的社会进步铺平道路。

责任编辑:陈志杰

]article_adlist-->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因为在那样的时期,冲突之后出现了具有主导力量的大国,大家都不愿意打仗,人们也厌倦了战斗,于是就有了和平重建和日益繁荣的局面,而这种繁荣是由可持续的信贷扩张来支撑的。

  在文章中,达利欧指出,新冠病毒引发了全球经济和市场的低迷,造成了收入和资产负债表的漏洞,特别是那些收入受到经济低迷影响的负债实体。传统的做法是,中央政府和中央银行必须创造货币和信贷,把钱贷给他们想要从金融上拯救的实体,如果没有这些货币和信贷,这些实体是无法生存的。因此,在2020年4月9日,美国中央政府(总统和国会)和美联储宣布了一个大规模的货币和信贷创造计划,包括“货币政策3”,包括直升机撒钱。

  “我们现在正经历一场奇妙的革命,在思考能力和运用这种能力方面。 我要说,这绝对是未来最珍贵的东西。”在他看来,为了在这个新的环境中茁壮成长,人们应该专注于理解并提高他们的逻辑和创造性思维能力。

  原标题:达利欧最新长文:货币、信贷和债务如何驱动全球经济政治变化

  达利欧指出,如果不了解货币、信贷和债务之间是如何运作的,就无法理解经济是如何运作的,进而就更无法理解整个经济政治体系是如何运作的。

  达利欧谈及了周期,通常情况下,大的周期始于一个全新的世界秩序,即一种囊括全新货币体系和政治制度、包含国内和国际运作的一种全新方式。最近的一次大周期始于1945年。

  达利欧将疫情与经济大萧条等其他经济困难时期进行了比较,称当前的衰退尽管很痛苦,但将相对短暂,并将使更广泛的全球“重组”成为可能。

  达利欧同时也强调了该病毒给人类造成的灾难性后果,迄今已在全球范围内感染了250多万人,并产生了广泛的经济影响。

  随着货币紧缩,债务泡沫破裂,信贷收缩,经济也随之萎缩。与此同时,当出现巨大的贫富差距、严重的债务问题且经济萎缩时,国家内部和国家之间往往会发生争夺财富和权力的斗争。